极速PK10

                                                                      来源:极速PK10
                                                                      发稿时间:2020-08-09 13:15:41

                                                                      当地时间7月31日,特朗普声称可能会禁止TikTok(观察者网视频截图)

                                                                      特朗普政府热衷于对中国公司使用“实体清单”,如果供应商和其它业务伙伴因担心与“实体清单”上的实体进行交易也可能会招致美国的不必要审查而望而却步,那么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实体往往会遭受很大的损失。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那么TikTok和微信应该如何应对呢?

                                                                      美国落实该法的商务部条例尚未颁布出台,因此在短时间内很难依据13873号行政命令对TikTok采取任何行动。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任何以此为依据的禁令都会在程序和实质两方面在法庭上受到质疑,并因此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有定案,并在过程中迫使美国政府在联邦法官面前公开举证证明其主张。

                                                                      但“实体清单”并非完美无缺。美国公司不会被列入“实体清单”,因此列入“实体清单”的对象只能是TikTok的外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公司。

                                                                      特朗普对TikTok的威胁看似是对一个中国公司的挑战,但其根本上是对美国价值观的挑战,也是检验美国一直推崇的价值是否真的经得起考验的时刻。

                                                                      2019年5月,特朗普签署了13873号行政命令,宣布“在美国境内不受限制地获取或使用”那些“由外国对手拥有、控制或服从外国对手的管辖权或指示”的通信技术将构成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该命令授权商务部基于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不可接受的风险”,阻止任何“获取、进口、转让、安装、交易或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及服务的行为。

                                                                      首先是言论自由。TikTok上的内容虽然参差不齐,但那是一个开放和自由的平台——这也是它与不少其他社交媒体应用有差异的地方。TikTok上自然会有靠嘲讽特朗普吸粉以及搅乱特朗普集会的人,但特朗普政府若是封杀TikTok,实质上是对美国言论自由赤裸裸的挑战,至少是在因特网上。任何互联网公司都可能因为拥有用户信息被认定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而被封禁——特朗普之前不是已经想对推特动手了么。

                                                                      CFIUS过去很少下达撤销先前交易的命令,但当无法要求字节跳动公司退出TikTok的美国业务时,这种激进的补救办法并非毫无可能,尤其是在涉及中国的情况下。去年,CFIUS两次提出数据隐私问题,迫使中国投资者退出同性约会软件“Grindr”和医疗技术创业公司PatientLikeMe。